搭乘從亞斯文到路克索的迷你小巴,一路顛簸總算到了路克索市中心,一進入市區沒多久,有一位中年男人跳上了小巴,開始詢問所有人的落腳之處,大家也很快地說出自己要去的旅館,此時我瀏覽著我的資料,最後決定了
little garden hotel,那人聽了我們的旅館名,緩慢且遲疑地點了一下頭

沒多久,那個中年男人下了車,又換了一個中年男人上來,又問了所有人一次,我不耐煩地又說了一次,車子持續在路克索小街道中繞行,已有一些人下了車,沒多久,那中年男人說:
「little garden 到了 我們覺得莫名其妙地在一條沒什麼人的小街道下了車,街道像是只有房舍磚牆,偶有幾扇像是一般民房的小門,根本不見任何旅館,我問那人 little garden 在那兒?那中年男人指著旁邊一條小巷:從那條路過去就是了。」在一頭霧水之下,我們拉著行李往那條小巷走

從我們一下小巴開始,又是一堆人拿著名片推銷著他們的旅館,我實在是覺得不耐煩至極,趕他們走也是沒用,一路跟著
、追著我們,嘴巴也不懈怠地唸唸有詞,要求我們去看一下他們的旅館,沿途還有其他人加入,知道我們想要尋找 little garden,還說要帶我們去,正當我們找不到路之際,此時更讓人迷惑,我們再持續走著,走到了一間「公主民宿」,我正在覺得懷疑而內心暗忖:「明明剛剛車子有經過這裏」此時,有一個留著鬍子的中年男人問:妳們在找 little garden 嗎?我就是啦!跟我走就對了。」半信半疑地跟著他走一小段路,果然從「公主民宿」旁的小巷子走進去一小段路,就是 little garden 了

各位看官看到這裏,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?原來,又是上演著一場碟對碟的奸詐技倆,那兩名跳上小巴的中年男人都是旅館的人,第一個人詢問了之後,發現大家都已經有想住的旅館了,所以又換第二個人上來,所以又問了一次,而後,可能發現我們五個女生也許比較好騙,因此故意不載我們到 little garden,讓我們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下車,讓可能找不到路的我們,而接受他們的推銷,還好,我們在路上遇到了那個留鬍子的中年男人帶我們找到了旅館,否則不知要多久才能找到旅館,雖然那個帶我們去的男人,也是所謂的掮客,但是總比被他們一環環勾結,而只好上勾來得好些。

因此在這邊建議,也是和我們一樣搭小巴到路克索的旅人,乾脆就隨便說一間靠近尼羅河岸的旅館,到了那附近,再自己慢慢找。像我們同車的其他人,就有好幾組人馬要到 nerfertiti hotel (看到背包版上有人說,老闆會很奸詐地推銷行程,所以我們就沒考慮),和大家一起下車,也是不錯的方法。



一來到 little garden hotel,老闆為我們每人斟上一杯洛神花茶,這對於一路顛簸的我們,真是最好的款待,酸酸甜甜的花茶,如此容易滿足旅人疲憊的心,
舒適且乾淨溫馨的旅館大廳,好似隔絕了外面吵雜且佈滿沙塵的街道,另外,大廳旁就是一個小小但卻是充滿綠意的小庭園,簡單設置的幾張桌椅,是用早餐的美好環境。

我們在看了房間之後,要求一間三人房和一間兩人房,殺價的結果是每人 40 埃磅 (NT 240),房間很乾淨舒服,綠色基調的佈置,也很雅致,這算是我們在埃及住到最不錯的旅館,而且老闆也沒有推銷行程,這讓人感到耳根子清靜了許多。

但是~~這一切的一切,在第二天時,都完全變了樣。



早餐還有一顆蛋,是我們在埃及吃過最好的早餐,還有一個保溫水壺,讓我們泡熱紅茶。



在 little garden 的第二天晚上,大約九點十點吧!我開始肚子絞痛,原本以為這只是一般的吃壞肚子,拉一拉應該就沒事了,但偏偏在拉完肚子之後,竟然沒有熱水洗澡,而在之前我已經和老闆告知沒有熱水一事,他也說處理一下
十分鐘就會好,但是時間就這樣十分鐘、甚至一個小時過去,還是沒有熱水,我在拉完肚子之後,就這樣硬著頭皮洗澡、還洗頭髮,邊洗邊發抖,而且肚子還一邊痛,洗完之後,我就知道:「我慘了!」我的身體一直抖個不停,蓋被子也沒用,整個晚上就這樣發著抖、一邊腹絞痛,還有噁心想吐的感覺,半夜起來幾次想要吐,卻不成功,最後在快天亮時,努力一吐,才感覺好一點,但是也發現這樣折騰了一個晚上後,我開始發燒了,實在是慘到不行

第二天起床,莯妞給我吃了退燒藥,喝了許多熱水,又睡了一覺,之後,我們在旅館上網 (6磅/小時)上到中午,我還發了一篇
偽報平安文」,我們才悠閒地去逛路克索神廟,在神廟內待了一下午,又拉了幾次,此時,強壯的我,燒也退了,肚子也好得差不多了,只是還不太敢吃東西。

我們真的很氣那個機車老闆,讓我洗冷水澡,害我挫塞又發燒,這是我在國外,從來沒發生過的事,我們三個氣得要命,草妞也是因為洗冷水澡,而感冒加重,她是隔兩天才發燒,結果一直到回台灣,感冒都未曾痊癒。

別以為機車老闆的行為到此就算結束,那老闆之後又演了一齣睜眼說瞎話的爛戲。

我們在 little garden 住了二個晚上,第三天 check-out 之後,要搭夜車到開羅,因此在前一天就和老闆說要借用浴室一事,結果我們在外面逛到傍晚,回到旅館之後,那個當班的櫃台痞子,竟然說不能洗澡,卻一直和我們要上網和洗衣服的費用,埃及人做什麼最快?就是要錢最快啦!

我和他說:
你們老闆說可以借我們浴室」他還說:「誰是老闆?誰說的?」真的是他X的神經病。他們還把草妞的新外套從白色染成粉紅色,我繼續和他爭論,也不想付錢,兩方僵持不下,索性大家都不說話,那個痞子一直打電話,沒多久,那個我所謂的老闆回來了。

我將借浴室和衣服洗壞的事又說了一次,老闆竟然開始把我們昨天的對話敘述一次,從我們拿衣服請他幫忙洗
、借吹風機 (要錢哦!一次5埃磅)等事,還包含了誰來拿,誰下來問等等,他都說了一次,感覺記性還蠻好的嘛!

但是~~完完全全沒有提到我們借浴室的事,他竟然說:
有啊!妳完全沒有說要借浴室,而且我們今天客滿,沒有浴室可以借」反正魯了半天,大家都很生氣,想說一天沒洗澡也沒關係,準備拍拍屁股走人,此時,他還記得和我們要上網和洗衣服的費用,我們又一群人氣起來,我說:「草妞的衣服一件 400 埃磅,你要賠她嗎?」他還是繼續說:「妳們昨天那麼晚要求要洗衣,我都幫妳們安排洗好了」我們又是一整個火大,洗衣服的時間是他自己說可以的,他為了要賺錢,再晚也沒有怨言,這個時候卻拿來說嘴

最後,又是囉嗦了半天,我們當然沒有付錢,很生氣地走人啦!


全站熱搜

莉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