準備出發到埃及前,查了許多旅館的資料,也在背包客棧上爬了許多前輩所提供的經驗,看到有關旅館的資訊時,真的讓我十分吃驚,因為住宿的價格實在是便宜得令人難以想像

將各個城市的旅館資訊整理印下後,我想我的準備工作應該算是完成,就等著到當地再尋找即可,但是一直很擔心我的史迪夫,沒事就在我耳邊碎碎念:「沒訂旅館好嗎?會不會到時候流落街頭」「要不然妳就先訂第一個晚上咩」被他唸得煩了,心想:「好吧!那就先訂第一個晚上,也可以請旅館的人來機場接我們,免去了初到開羅人生地不熟的狀況

選了幾家評價還不錯的旅館,以 e-mail 連絡訂房,加上殺價的過程,總共來回十數封信件,總算訂了 Sara Inn 這家旅館,五人共住一間房,有兩張較大的床,以及一張單人床,總共 200 埃磅 (每人40 埃磅,為 NT 240),最後也以 25 埃磅的接機費用成交。

我們出了機場,也很順利地搭上接機人員的車子,開羅交通初體驗,雖然驚險萬分,但是大家還蠻輕鬆愉快的,司機先生還教我們唸了幾個阿拉伯數字,當然就在那一瞬間,我也將它完全忘記,發音實在是太難了
。在五人好奇地東張西望之下,我們總算到達旅館,一下車,將行李懈下,我開始找尋 Sara Inn 的所在之處,卻完全不見任何招牌,接著,與我通信件的 Assim 才出現與我打招呼,他說 因為我們通信的時間太長,以至於 Sara Inn 已經客滿,所以帶妳們來我哥哥開的 Pension Vienna,這間旅館也很好,希望妳們待得愉快。

聽了這樣的解釋,雖然很錯愕,但心想都已經來了,就看看房間,若差不了多少還是可以住下,而在我們看了房間之後,覺得五個人住在只有三張單人床的房間裏,實在是太過擁擠,最後老闆答應幫我們加床,然後合併,我們也就答應了


接下來,我們請老闆幫我們買隔天到亞斯文 (Aswan) 的夜車火車票,殺價結果不滿意,再加上我不是很信任他,最後折衷的方法是,我們搭一位正坐在旅館 lobby 的計程車司機的車到吉薩金字塔 (Giza),中途他帶我們去吉薩的火車站買車票
。結果後來這個奸詐的司機硬是帶我們去金字塔外騎駱駝的一家店,而引發了我們騎駱駝被騙事件 (以後文章再接著細述,也可以先到莯妞家看個大概)

以上所有的事情,環環相扣,從
Sara Inn 老闆Pension Vienna 老闆、計程車司機、駱駝店老闆,甚至駱駝主人,所有的人都有勾結,埃及人本著有錢大家賺的心態,而且還有介紹費可拿,使得我們在埃及的第一天就是這樣一環環地上勾,雖然其實真正騙人的應該只有騎駱駝,但是當天那種一層層被剝削的感覺,還真是糟透了!

不過,在埃及旅行的最後幾天,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埃及人,畢竟他們只是窮啊!也沒什麼惡意,就是觀光客貴一點唄!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是這樣啊!想想,也就不對埃及人生氣了
。不過要提醒大家的是,到埃及千萬不要先訂房,除非你是住五星級大飯店,否則這種小旅館,都是到了再找,一切眼見為憑。



Pension Vienna 位於開羅市中心,距離開羅考古博物館,走路只要五分鐘,還蠻方便的。老舊的公寓中,除了 Pension Vienna 之外,看起來還有其它的旅館,而 Pension Vienna 位於三樓,有電梯可以搭乘。

第一次搭這種古老電梯 (上左圖) 的我們,都感到十分新奇,按了上樓的按鈕,等待電梯來臨,拉開鍛造鐵門,再開梯廂的門,要啟動時,需將內外門都關好,才會運作,當然,我們不會操作,有一位看起來大約 10 歲的 16 歲電梯男孩會幫客人服務。

到 Pension Vienna 時,才早晨九點多光景,老闆準備了一個房間,讓搭了十多個小時飛機的我們輪流梳洗,晚上回來才將房間準備好,最後我們五人的房間為三張單人床合併,另有一張單人床在旁邊,原本以為四人可以睡得下,但是床與床合併的縫隙,實在不太舒服,因此最後決定有一個人睡地上,也總算度過安穩的第一夜,只是五人這樣的價格,還要有人睡地板,在埃及來說實在是太貴了。老闆還一直問我從埃及南部回來後,要不要再來住啊?我就開始支唔其辭。

但整體而言,
Pension Vienna 算是蠻乾淨的,房間內含有浴室,也有包含早餐,只是因為我以 e-mail 訂房,所以少了議價的空間,否則應該可以以相同的價格要到兩間房間吧! 另外,旅館內有一台爛電腦可以上網,每小時 3 磅 (NT18)。隔天,搭夜車之前,和老闆借浴室洗澡,也沒有額外收費,還算有人性。

ps. 照片中,我所標明的 Pensione Vienna,多了一個e」,那是我根據老闆給的地址所寫的,也許他們埃及人的拼法是這樣吧!不是我寫錯哦!




在埃及的第二間旅館是位於亞斯文 (Aswan) 的 Noorhan Hotel~



我們一出亞斯文火車站,即走到旁邊的 information center (i),裏面只有一個懶洋洋
的年輕人,手正托著他那顆重到不行的頭,一看到我進來,幾乎閉上的眼睛微微半開,我要了地圖,再問他有關旅館的訊息,他只用手指著街道遠處,嘴巴小小聲地說:啊就在那邊啊!

我們一走出 i,果真見到了許多旅館拉客人員,手中拿著旅館的名片,我稍微瞄了一下,好像沒有我資料中的旅館,因此腳步毫不停留地往前走,而那些推銷自己旅館的人,也是立刻跟上,開始嘰哩呱啦地講個不停,那種死纏爛打的技倆,真是讓人煩到不行,雖然我們口中說了
「不要」,但他們還是跟,其中就包括了 Noorhan Hotel 的老闆,他一直說他的房間有衛浴設備,而且每人才 10 埃磅 (NT 60),這實在是讓人心動,不過我們腳步還是走到了 MARWA HOTEL,詢問之下,搞什麼鬼~竟然只要 6 埃磅 (NT 36),後來看了房間,沒有衛浴,床又稍嫌硬了點,因此我們轉戰 Noorhan Hotel

一出亞斯文火車站,沿著 Sharia as-Souq 這條路走,經過第二個路口往左轉,就可以看到
Noorhan Hotel,這間 hotel 的老闆還有另一間 Queen N Hotel,據老闆的說法,是較為高級一點的,也不早說,否則我們幹麻住 10 磅一晚的啊,實在是便宜到爆但是後來我覺得亞斯文的旅館之所以便宜,是他們故意吸引我們去的方法,因為之後我們和老闆買了三個行程,那才是讓他賺到爆啊! 

和老闆談我們想去的行程價格時,他還會說:
「I'm an honor (honorable) Nubian.」(註1),談行程時,我有點不相信他的話時,他就會皺著眉頭,一付很誠懇地說:「You don't believe me?!」,當我說價格太貴時,他又一付很同情我們的樣子,說:「I know, but.....」。不過說真的他開的價格是不貴,而從亞斯文到路克索的小巴就有點貴,使得我不太想買,他就自動降價了,真是奸詐。

而住宿的品質,我覺得還可以,床還算好睡,我們三個人給我們四人房,空間不會擁擠,但是浴室會積水
。早餐都要開口要,才會準備,分明想要框我們,照片中的早餐是因為我們隔天清晨三點要到阿布辛貝神廟,所以用塑膠袋包一包,有麵包和果醬、起士,其實每間旅館的早餐都差不多.....難吃

註1. Nubian,努比亞人主要居住在亞斯文地區,原本為非洲黑人,古埃及人視為番邦,後來已被埃及化。


全站熱搜

莉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